逐尘

只不过是困兽之斗罢了.

醉酒&情书

从现在起,少说话多更新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醉酒&情书

深夜,夜尊悄悄的打开了禁闭的防盗门。本以为慕生已经睡着了,一开灯,就看到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正看着自己笑。


“慕...慕生...你怎么还没睡啊....”夜尊活了这么多年,头一次感到窘迫。“我们家的面团子没回来,我这个饲养员怎么睡觉呢?”程慕生说话声音平静,但一直紧握的拳头表明着他现在很不开心。

夜尊放下公文包,虽然人已经醉了,但仍在用微眯的眸子小心翼翼打量着眼前的人。程慕生看着眼前的人的不作为,心里之前的担忧瞬间化为愤怒,“你是不是忘记了曾经答应我的事情?”。“我是被阿杀他们拉去的,公司里有个项目成功了,大家都很开心,我....”夜尊心里默默为阿杀点了根蜡烛,为了兄弟的爱情真是委屈你了。


程慕生一时词穷,对啊,他们项目成功去庆祝很正常自己这脾气发的莫名其妙,但是他为人一向有些自傲,他转头就走向自己的房间。客厅里的夜尊一脸懵逼,慕生这是生气了...还是自己过关了....

夜尊也跟着回到房间里发现程慕生正躲在浴室里,床上摆放着十几个信封,夜尊打开发现是在国中时小女生给自己写的情书。夜尊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也明白了程慕生生气的原因。“慕生,好慕生,别生气了嘛!那些情书他们给我,我就没看过,我就是为了怕你吃醋才特意藏在柜子里的”程慕生躲在洗手间里一边生气自己被看透,一边也因为夜尊瞒着自己的而感到生气。“你这么有本事,有本事一辈子别处现在我面前,不是喜欢藏吗?”程慕生依旧在顽强的发挥着自己的口舌之争,“程慕生你给我出来,是不是我平时太纵着你了!”夜尊突然的提高音量让洗手间里的程慕生吓了一跳,但随即更多的是愤怒。


程慕生用力的打开了门,险些撞到在门口的夜尊,正想发飙时却被夜尊一把抱住“慕生,别生我气了好不好?面面这辈子都栽在慕生手上了,慕生不可以和面面生气的,万一气坏了,那面面会很心疼的。”一番话过,程慕生原本的怒气也都散了 确实这次是自己先为难他的,他们才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,何必在意这些呢。但是一想到他今天晚上的晚归又是破戒喝酒了,程慕生决定要好好惩罚他一下。


程慕生挣脱了夜尊的怀抱,顺势抱着身后的人滚上来床,“面面,是你赎罪的时候了。”


拉灯


评论(3)

热度(33)